活化闲置住宅 创青年共居时代

活化闲置住宅 创青年共居时代

活化闲置住宅 创青年共居时代

台北和香港有着惊人的相似,台、港的房价所得比恰好是全球第一和第二名;毕业生起薪点停滞不前数十年;安居乐业成为难以实现的梦想。台北又和香港那么不像,中南部的年轻人纷纷涌入台北获得更好的升学和就业机会,想要留下,只能在台北租房子;面对同样的高租金,香港年轻人至少还可以回家。

共享经济之下衍生的产物,除了airbnb外,有colivingspace(共同居住空间)。共同居住空间的诞生,不仅在于抗高租金的实际需求,也在于彼此渴望连结的深层需要。

台北的共生公寓不只玖楼,但绝对不能不提玖楼。两年前因为邀请他们来香港办共居讲座时认识的新创团队,从当初的5间公寓迅速拓展到21间,到截稿日还有两间新公寓正在装修中。

玖楼的团队也从当日的一位全职发展到5位,而当日创办人踩着脚踏车穿梭台北街区,忙着处理A公寓修理坏掉的马桶、又立刻接到B公寓漏水天花的消息的轶事,也从他的简报中删掉了。在彼此都谈进展的这些年,玖楼仍然在业界里独领风骚。我们私下都很惊叹,玖楼每半年又有新的突破和意想不到的进展。

打破彼此间隔膜

创办人之一的王维纲也曾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台大毕业后找到人生第一份设计所的工作,每日朝九晚八,下班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晚餐永远草草了事,有时还要继续完成白天的工作,闲时可以上网娱乐。每日周而复始,周末累得只想睡觉,再没有精力处理自己的生活。久而久之,社交圈子愈来愈小。即使过着有室友的生活,也只是各自宁愿缩在房间,毕竟「你和我」分明,大家都不希望逾越那条无形的界线,其实这个城市里住着千千万万个一模一样的年轻人。

创办人:王维纲(左)、柯伯麟(中)、潘信荣(右)

直到他意识学生时代的理想和热血快被枯燥无味的生活磨损,直到他再不希望自己20到30岁最黄金的岁月被蹉跎,王维纲和另外两位创办人潘信荣和柯伯麟都一样,最开始只是为了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渴望不枉此生,生活饶有趣味,希望每天有所期待,也渴望有机会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者遇见一个这辈子会给你有所启发的人。总而言之,年轻的群体渴望强而有力的社群生活,不希望被孤独和疏离所打败。

他们开始寻找台北的公寓,加入附有设计感的室内装修,重新打造共享空间,为备受疏离感折磨的年轻人和一些不被世俗所理解的年轻人创造一个容身之所。住在玖楼里面的140位室友,有像他们一样来台北打工的年轻人,也有想搬离家尝试独立生活的台北人,有中南部来台北实习的学生,还有短期访问台湾的技术型人才和在台湾学中文的外国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不会否认在玖楼可以享受到他们期待的有质感的生活。

玖楼团队负责设计和管理在台北的闲置公寓,他们会根据房间装修的质量和实际情况决定,制订不同类型的企划案,他们将这种模式称为N+1,针对原本给家庭客的空间有效率地改造,将储物间改为一个房间,或者在相应的大厅里多加一个隔间。室内装修的法则也平衡经济、实用和美观重要因素,特地添置一定比例的特色家俬,让整个格调提升,每间公寓都带有后现代主义气息,简约又不乏时尚感,崇尚原木的韵味,让居住的人身心舒畅。

每间公寓都带有后现代主义气息,简约又不乏时尚感,崇尚原木的韵味

玖楼采取弹性租赁方式,长短租结合,租户并不需要以年为单位,再结合现代科技,中英文双语在线申请直接便利,大大提升了找公寓的效率,玖楼团队会根据室友的特长、价值和需求做媒合,他们在其中建立相应的社群制度,让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可以快乐共住。

他们在其中建立相应的社群制度,让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可以快乐共住

当我问到,房东是不是看中玖楼将闲置房子变成生财工具的能力时,王维纲却说事情并不是这样,「一幢价值3000万元(新台币,下同)的房子,每年收租30万到40万元,占不到2%,这个收益相对于股票投资根本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房东追求的是超越金钱之外的满足感和在社会层面的自我实现。」

台北有6万间

他再三强调不能以惯常刻板印象去理解这些房东,他们当中不乏社会精英,手握多套房产。他们过去大多买房的原因是为了以后儿女和养老,但因各种原因(儿女出国等),加上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房子长期被闲置。房东和玖楼合作的原因是他们乐见自己的房产被重新活化,有人悉心照料和合理利用。

柯伯麟说:「在台北,闲置的公寓约有6万间,其中一半是超过30年楼龄的房子。玖楼为这群房东提供一条龙服务,包括评估公寓状况、重新设计空间、管理公寓、招募租户并举办社群活动,致力将空间利用率最大化,实现三赢。」

玖楼也在改变房东和租户的生态,让房东从设计环节便开始参与,鼓励房东自己留一间房间,并采用分红比例制的方式。当房东成为重要的持份者,他们不再是只顾能否准时收租的包租公,他们会更关心谁住在这个空间、租户的需求是什么和整体体验如何。

还原房子真正价值

「有趣的是,5个房东里有一个房东会主动负责装修费用,他们抱着『一种老房子从来都没有人住过,不好好装修不好意思给你们住』的东主心态。」王维纲补充,这些真实案例带出了市场经济体制中很有温度的故事。玖楼除了给年轻人的居住带来更多想象外,还提供房东「还原房子真正价值」的选择。

玖楼期待未来能做一幢旧房子的项目,并重新活化,他们认为规模化的关键在于数量,惟有房间形成规模才可以不断地发展,而受惠的年轻人也会愈来愈多。柯伯麟说:「台北需要租房子的人口有100万,我们期待玖楼可以占到百分之一,让他们在租赁市场上有得选,让他们看到共居的可能性,让闲置公寓解决住房问题,也让社群扶持着这些有梦想的年轻人共渡难关。」

玖楼创办人之一柯伯麟,将于下月来港出席「2017 社企民间高峰会」,于五大环节之一「策动小区创新力」中分享。有兴更深入了解玖楼创办及营运共住空间的经验,请勿错过,高峰会将于2017年11月5至10日期间举行,详请可浏览ses.org.hk。

來源: 2017年10月14日 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