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 擴散行善力量

普惠金融 擴散行善力量

刷一刷信用卡 擴散行善力量

銀行要擺脫老摳摳的印象,不僅要靠品牌形象,還要把「兼容並蓄、行正道」的價值變成企業的底氣。台灣的王道銀行正好完美地詮釋其「利他圓己」的企業精神,既為客戶提供誠信可靠、穩妥的金融投資服務,也主動關顧社會、員工和環境。

王道銀行堅持用精緻的服務精神,為他人帶來不一樣的體驗。銀行前身是台灣工業銀行,由資深金融家駱錦明先生與謝森中先生於1999年聯合創辦,主力配合政府的經濟發展策略,為重大經建計劃提供專業的投資銀行服務。到了2017年,該行轉型為商業銀行模式,並成功上市,改名為「王道商業銀行」(O- Bank)。

王道銀行的英文名稱甚富意思,以英文字母「O」 來象徵源源不息的永續力量。銀行除了保留傳統的存錢、保險、信用和房屋貸款等服務,也是台灣首間原生數位銀行,利用金融科技(FinTech)不斷把理財服務推陳出新,從大數據的技術掌握交易市場的面貌,客戶只需一部手機在手,便可以24小時內自行處理大部分的交易服務。

普惠金融 實現平權

王道銀行更提出一個業內較不常見的概念──「普惠金融」(Inclusive Financing),即是按平等原則令弱勢與富人享有無差異的金融服務權利,與聯合國在2005年「國際小額貸款年」中提到的概念一脈相承,主要針對如何為小型企業、農民、貧困戶、殘疾和長者等人士提供負責任的金融服務,如小額貸款、小額保險和小額養老金等,得到脫貧機會。根據世界銀行的「全球普惠金融指數」,發現全球沒有銀行賬戶的人口都擁有手機,但因為大部分人士居住在發展中國家的偏遠地區,銀行系統覆蓋率低,助長了移動銀行系統的需求,令發展中國家的婦女、青年和獨資經營的群體不用穿州過省到城市找銀行,只需通過電話網絡,便享有低門檻的金融服務,盡快得到資金支持。

2017年,王道銀行更出現一個突破性的成長,它通過美國B型實驗室(B Lab)頒發的「共益企業」(B Corp)認證,成為全球首間取得此等榮譽的金融機構,標誌着銀行在「企業管治」、「保育環境」、「善待勞工」、「社會貢獻」、「客戶照顧」五方面表現都極為出色。傳統銀行通常受傳統資本主義影響,以追逐利益最大化的目標,但王道銀行堅持追求共享價值最大化為企業的核心理念。

該行董事長駱怡君的角色功不可沒,她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和波士頓大學,在金融、創業和投資領域擁有深入且豐富的專業經驗,並在2011年的世界經濟論壇中獲選為「全球青年領袖」(Young Global Leaders2011),兩年後又榮獲「2013美國艾森豪獎」(Eisenhower Fellowships)等殊榮。

銀行裏的企業社會責任委員會,她有份親自率領,並集中在「公司治理」、「員工照顧」、「客戶關係」、「環境保護」和「社會參與」五大範疇。委員會運作僅3年,已推出超過200項關愛措施。

最為矚目的項目有「公益認同卡平台」,將信用卡改名為公益認同卡,並按議題推出5款別具心裁的設計,關注「流浪動物」、「同性伴侶」、「喜憨兒」、「均一教育」、「尤努斯社會企業」五大非主流議題。

消費者在刷卡時,銀行會自動把的0.2%消費金額轉化為回贈性的捐款,直接轉入受惠機構,如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第一線拯救被遺棄的傷殘動物,讓浪浪也得到高等級的醫療和身心照顧;捐予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為心智障礙者提供終生照顧及教育,發掘潛能,重建生命的軌跡;支持台灣尤努斯基金會,推廣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努斯博士在社會企業、解決貧窮及社會問題的努力,令客戶一邊購物,一邊恒常做慈善,令消費者感覺到「你的善良可以很有力量」。

過去十年,良心消費主義開始在亞洲區擴散,銀行特設了「綠色消費力@王道」,與台灣本地25所環境與社會友善的機構和商店合作,如台灣藍鵲茶、台灣好漁、繭裹子、共生藻旅行社等,為消費者搜羅愛護環境、健康、無害的產品,順道鼓勵消費者支持產地直送、全天然有機栽培的農產品,讓生產者得到公平交易的酬勞,生產者更願意作出守護地球的恒久承諾。進入銀行的網站,便可以看到美國作家兼教育家Anna Lappé 的一句話︰「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沒想過銀行也化身為責任消費的行動者。消費者使用信用卡簽賬購買品,會獲得現金回饋。銀行也帶頭採購社會企業產品,金額突破百萬元新台幣,被台灣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頒發獎項。

企業鮮見的人權政策

銀行也有不同作風,每年為每名同事安排最少1小時的人權教育訓練,並在公司內部制定《王道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人權政策》,並在辦理企金徵授信業務及貸後管理時,評估客戶在環境、社會和人權的影響。另外又提供幸福職場措施,台灣於2019年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化後,銀行便相應推出了性別友善職場制度,如彩虹伴侶跟一夫一妻制的婚姻無異,皆可享有各項假期及福利,為職場進行平權。

此外,銀行內部也體現職場上的性別平等,銀行男女員工比例各半,女性不會因為照顧家庭的原因而遭否定價值。2019年在其內部菁英人才專案中,有53%被拔擢的員工均為女性,女性員工也可以成為銀行的中流砥柱。

全球環境複雜多變,企業不能只顧短期利潤而不顧環境和社會代價。1970年,著名經濟學家佛利民在《紐約時報周日雜誌》以〈商界的社會責任是增加利潤〉為題,引起邪惡型資本主義的討論,很多學者希望為企業社會責任進行平反,於是「企業公民」(corporate citizen)在八十年代開始提出,直至2006年牛津大學的邁克爾.巴奈特和紐約大學的羅伯特.所羅門教授發表了一項甚具影響力的研究,提出社會責任與企業的財務績效有具體的互補關係,投資者開始覺得做企業社會責任不再留有負面的印象。

企業也像公民一樣,對人、環境和社會有特定的權利和責任,也可以自覺地動用自身財力和人力,提升弱勢社群的生活品質,重建企業對社會的契約,吸引投資者持續投資於商業向善的投資項目上。

王道銀行董事長駱怡君擔任社企民間高峰會2020「商業為善 營商永續」演講嘉賓之一。按重溫研討會。

作者為仁人學社蘇文英。

(此文章只有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