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閒置住宅 創青年共居時代

(This article is in Chinese only)

台北和香港有着驚人的相似,台、港的房價所得比恰好是全球第一和第二名;畢業生起薪點停滯不前數十年;安居樂業成為難以實現的夢想。台北又和香港那麼不像,中南部的年輕人紛紛湧入台北獲得更好的升學和就業機會,想要留下,只能在台北租房子;面對同樣的高租金,香港年輕人至少還可以回家。

共享經濟之下衍生的產物,除了airbnb外,有colivingspace(共同居住空間)。共同居住空間的誕生,不僅在於抗高租金的實際需求,也在於彼此渴望連結的深層需要。

台北的共生公寓不只玖樓,但絕對不能不提玖樓。兩年前因為邀請他們來香港辦共居講座時認識的新創團隊,從當初的5間公寓迅速拓展到21間,到截稿日還有兩間新公寓正在裝修中。

玖樓的團隊也從當日的一位全職發展到5位,而當日創辦人踩着腳踏車穿梭台北街區,忙着處理A公寓修理壞掉的馬桶、又立刻接到B公寓漏水天花的消息的軼事,也從他的簡報中刪掉了。在彼此都談進展的這些年,玖樓仍然在業界裏獨領風騷。我們私下都很驚嘆,玖樓每半年又有新的突破和意想不到的進展。

打破彼此間隔膜

創辦人之一的王維綱也曾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台大畢業後找到人生第一份設計所的工作,每日朝九晚八,下班後拖着疲憊的身子回家,晚餐永遠草草了事,有時還要繼續完成白天的工作,閒時可以上網娛樂。每日周而復始,周末累得只想睡覺,再沒有精力處理自己的生活。久而久之,社交圈子愈來愈小。即使過着有室友的生活,也只是各自寧願縮在房間,畢竟「你和我」分明,大家都不希望逾越那條無形的界線,其實這個城市裏住着千千萬萬個一模一樣的年輕人。

創辦人:王維綱(左)、柯伯麟(中)、潘信榮(右)

直到他意識學生時代的理想和熱血快被枯燥無味的生活磨損,直到他再不希望自己20到30歲最黃金的歲月被蹉跎,王維綱和另外兩位創辦人潘信榮和柯伯麟都一樣,最開始只是為了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渴望不枉此生,生活饒有趣味,希望每天有所期待,也渴望有機會結識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者遇見一個這輩子會給你有所啟發的人。總而言之,年輕的群體渴望強而有力的社群生活,不希望被孤獨和疏離所打敗。

他們開始尋找台北的公寓,加入附有設計感的室內裝修,重新打造共享空間,為備受疏離感折磨的年輕人和一些不被世俗所理解的年輕人創造一個容身之所。住在玖樓裏面的140位室友,有像他們一樣來台北打工的年輕人,也有想搬離家嘗試獨立生活的台北人,有中南部來台北實習的學生,還有短期訪問台灣的技術型人才和在台灣學中文的外國人。無論出於什麼原因,他們都不會否認在玖樓可以享受到他們期待的有質感的生活。

玖樓團隊負責設計和管理在台北的閒置公寓,他們會根據房間裝修的品質和實際情況決定,制訂不同類型的企劃案,他們將這種模式稱為N+1,針對原本給家庭客的空間有效率地改造,將儲物間改為一個房間,或者在相應的大廳裏多加一個隔間。室內裝修的法則也平衡經濟、實用和美觀重要因素,特地添置一定比例的特色傢俬,讓整個格調提升,每間公寓都帶有後現代主義氣息,簡約又不乏時尚感,崇尚原木的韻味,讓居住的人身心舒暢。

每間公寓都帶有後現代主義氣息,簡約又不乏時尚感,崇尚原木的韻味

玖樓採取彈性租賃方式,長短租結合,租戶並不需要以年為單位,再結合現代科技,中英文雙語在線申請直接便利,大大提升了找公寓的效率,玖樓團隊會根據室友的特長、價值和需求做媒合,他們在其中建立相應的社群制度,讓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也可以快樂共住。

他們在其中建立相應的社群制度,讓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也可以快樂共住

當我問到,房東是不是看中玖樓將閒置房子變成生財工具的能力時,王維綱卻說事情並不是這樣,「一幢價值3000萬元(新台幣,下同)的房子,每年收租30萬到40萬元,佔不到2%,這個收益相對於股票投資根本不值一提,但是這些房東追求的是超越金錢之外的滿足感和在社會層面的自我實現。」

台北有6萬間

他再三強調不能以慣常刻板印象去理解這些房東,他們當中不乏社會精英,手握多套房產。他們過去大多買房的原因是為了以後兒女和養老,但因各種原因(兒女出國等),加上房地產市場的不景氣,房子長期被閒置。房東和玖樓合作的原因是他們樂見自己的房產被重新活化,有人悉心照料和合理利用。

柯伯麟說:「在台北,閒置的公寓約有6萬間,其中一半是超過30年樓齡的房子。玖樓為這群房東提供一條龍服務,包括評估公寓狀況、重新設計空間、管理公寓、招募租戶並舉辦社群活動,致力將空間利用率最大化,實現三贏。」

玖樓也在改變房東和租戶的生態,讓房東從設計環節便開始參與,鼓勵房東自己留一間房間,並採用分紅比例制的方式。當房東成為重要的持份者,他們不再是只顧能否準時收租的包租公,他們會更關心誰住在這個空間、租戶的需求是什麼和整體體驗如何。

還原房子真正價值

「有趣的是,5個房東裏有一個房東會主動負責裝修費用,他們抱着『一種老房子從來都沒有人住過,不好好裝修不好意思給你們住』的東主心態。」王維綱補充,這些真實案例帶出了市場經濟體制中很有溫度的故事。玖樓除了給年輕人的居住帶來更多想像外,還提供房東「還原房子真正價值」的選擇。

玖樓期待未來能做一幢舊房子的項目,並重新活化,他們認為規模化的關鍵在於數量,惟有房間形成規模才可以不斷地發展,而受惠的年輕人也會愈來愈多。柯伯麟說:「台北需要租房子的人口有100萬,我們期待玖樓可以佔到百分之一,讓他們在租賃市場上有得選,讓他們看到共居的可能性,讓閒置公寓解決住房問題,也讓社群扶持着這些有夢想的年輕人共渡難關。」

玖樓創辦人之一柯伯麟,將於下月來港出席「2017 社企民間高峰會」,於五大環節之一「策動社區創新力」中分享。有興更深入了解玖樓創辦及營運共住空間的經驗,請勿錯過,高峰會將於2017年11月5至10日期間舉行,詳請可瀏覽ses.org.hk。

來源: 2017年10月14日 信報